德国球迷为什么讨厌莱比锡红牛队?

12月初的一个寒冷夜晚,在莱比锡主场面对霍芬海姆的比赛已经稳操胜券之后,一些西装革履的支持者正退往球场上方的贵宾休息室。但他们并没有提前离场,而是聚集到一个显示屏之前,密切注视着其他赛场的即时比分。

他们每个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因为如果拜仁慕尼黑能够在客场延缓门兴格拉德巴赫的前进势头,莱比锡就将会上升到联赛的领头羊位置。虽然这对于还有大不个赛季的德甲联赛而言,并不代表着什么,但对于莱比锡而言,这却有可能是他们俱乐部的历史性时刻。

不过在补时阶段,拜仁被判罚了一个点球。当门兴的本塞拜尼把皮球冷静地射入球网的时候,贵宾休息室内的人群集体发出了叹息的声音。他们至少还需要在一周之后,才能够证明自己已经是德甲联赛中的最佳球队。这距离他们当初建立俱乐部,已经有接近十年的时间。

莱比锡由奥地利饮料巨头红牛从头建立的球队,如果你是一个德国球迷的话,要不莱比锡就是你最喜欢的俱乐部,要不它可能就会是你最讨厌的球队。若然你真是一个莱比锡球迷,德甲其他队伍的球迷会告诉你,你是一个极少数,因为他们已经成为德国最受唾弃的俱乐部。

RB莱比锡俱乐部的发展史,就相如同商业市场中,一家来自美国的集团在欧洲进行收购和扩张。在2009年之前,它根本不存在。然后,红牛集团——已经是萨尔茨堡和纽约足球俱乐部,以及F1车队和某些极限体育运动项目队伍的拥有者——控制了一直在德国第五级别联赛征程的马尔克兰施塔特队(SSV Markranstadt)。他们改变了球队的名字,把红牛的元素变成了球队的主色调和俱乐部标志。它还与这座城市中拥有43,000个座位的体育场签下了10年租约,并破土动工建造了一个富丽堂皇的训练基地,开始了他们在德国足球的历险之旅。

根据@飞鲸体育数据足球历史数据库资料,仅仅8个赛季中,莱比锡就成功升入了德甲。到了建队第10年的2018/19赛季,他们就出现在了欧冠联赛淘汰赛的舞台上。他们的阵中,拥有着德甲联赛最年轻的阵容,踢着活力四射的进足球。迄今为止,本赛季没有其他队伍能打进比他们还多的进球数字。莱比锡已经做好准备,在本赛季去挑战拜仁慕尼黑,这个暂时在积分榜上与莱比锡并驾齐驱的七次联赛冠军得主。这对于一个在过去十年中只出现了拜仁慕尼黑和多特蒙德两个冠军得主的联赛而言,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法兰克福首席运营官说:“我们宁愿支持死敌也永远不会支持莱比锡。我们会选择像拜仁这样传统的俱乐部。”

要理解这一点,就有必要认识到德国足球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几乎没有重大变革。当然,体育场变得更大了,球衣上也有了广告的出现,但俱乐部和球迷之间的信任和距离始终没有怎么改变。多特蒙德首席执行官克拉默说:“足球是我们社会的粘合剂,它要承担一定的社会责任。”

为了确保没有商业公司或挥舞着巨额钞票的寡头像其他国家所允许的那样对俱乐部进行收购——德国足协制定了独有的“50+1”规则,即私人投资者或企业不能拥有职业球队50%或以上的股权,俱乐部则必须拥有50%以上的表决权。其中例外的情况只有勒沃库森和沃尔夫斯堡,因为在1999年1月1日前,拥有这两家俱乐部的企业已经连续不间断地成功运营了20年以上,所以能够获得豁免。

红牛和莱比锡显然不属于这样的情况,但他们采取了精明又完全合法的行动——先是发行了少量股票,自己购买了49%,然后对其余股票采取高额的定价,并选定某些特定的投资者才有购买的资格,从而满足了“50+1”的要求。

除此之外,联赛对俱乐部采用商业标识也有限制,但对饮料罐上标志性的形象作出一些调整,足以使得红牛绕过它。至于禁止俱乐部以公司名字命名的规定,红牛对此也有自己的答案。官方解释,莱比锡RB名称上的RB并不代表红牛,这是代表RasenBallsport,字面意思则是“草坪上玩球的运动”。但无论如何,几乎每个人还是会叫他们红牛。这种花招,加上俱乐部令人炫目的崛起,使得德国足球的其他俱乐部都将莱比锡的成功视为一场生存的危机。

“足球的目的是为热爱足球的人服务还是为其他人服务?”法兰克福董事会成员赫尔曼问道。当莱比锡RB在法兰克福比赛时,他们拒绝在记分牌或其球场的任何地方展示其标志。“我不是来为红牛做广告的”赫尔曼说。

对他们感到厌恶的,不仅仅是德国最传统的两家俱乐部——法兰克福和多特蒙德,当莱比锡第一次前往柏林联合主场作赛时,赛前通常专门用来介绍来访俱乐部历史的页面,他们用公牛繁殖的介绍所取代。杜塞尔多夫专门更新了俱乐部的章程,禁止安排与莱比锡的友谊赛或以任何方式提供“超出体育规则要求的”的认可。

德甲的球迷团体经常抵制前往红牛竞技场的观赛之旅,几乎所有人都展示带有尖锐口号的横幅。“有时我觉得在其他俱乐部的球迷之间有一场比赛,那就是看看谁对红牛采取了最强有力的行动”,现效力于科隆俱乐部的前莱比锡执行官弗兰克·艾赫利格说道。另一个竞争对手奥格斯堡的主席,甚至曾组建了自己的投资者小组,试图夺取莱比锡的控制权,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我们称莱比锡的支持者为‘顾客’’,因为他们就是顾客,”鲁道夫说。他是杜塞尔多夫的球迷积极分子,球队正在努力避免降级。他对莱比锡在德甲联赛中的表现很不满,更不用说在积分榜上排名第一了。“这感觉太不公平了,他们所做的这些并不是童话。这只是关于钱。”

本赛季在德国的赛场上,维尔纳、希克、波尔森和萨比策等人,经常在前场交出犀利的进攻配合和表现。2019年1月才从美国大联盟的纽约红牛队转会到莱比锡的美国中场亚当斯这样描述道:“赢得球权后,我们只需要短短的几秒钟就能冲击对方的腹地,并在场上创造尽可能多的机会。这就是我们的踢球风格。”

20岁的亚当斯是属于莱比锡RB第二批涌现的优秀年轻球员中的一员,他们正紧跟着前人的步伐快速成长,而这其中包括只比他大三岁的德国国脚维尔纳。亚当斯说:“我们都只是一群在球场上奔跑的年轻人。我们想呈现一种与红牛一样有活力的足球。”然而他指的是该公司旗下各个球队的足球风格,还是那款含有咖啡因的饮料,还不清楚。

除了曾经支离破碎的柏林,莱比锡是前东德最大的城市和重要的体育中心。对高水平训练的大部分研究,其中包括奥运会中严禁使用的兴奋剂,都是在莱比锡体育学院所进行的。

从前,莱比锡也是一个足球城。20世纪50年代,有10多万人聚集在旧体育场观看比赛,这座体育场的外围现在正环绕着新的红牛竞技场。直到1988年,也就是柏林墙倒塌的前一年,莱比锡足球俱乐部在对阵马拉多纳所领衔的那不勒斯之间的联盟杯比赛,吸引了9万名观众。可是德国统一后,整个前东部的足球年久失修。虽然有球队会偶尔出现在德甲一两个赛季,但是没有一个是能有足够竞争力的。

@飞鲸体育数据德甲联赛API接口统计,上一支能够在德甲成为领头羊的前东德球队,已经要追溯到1991-92赛季的罗斯托克。在莱比锡RB在2016-17赛季的德甲第11轮比赛结束后短暂登上榜首,才打破了这个尴尬的纪录。而在莱比锡RB崛起之前,他们都没有球队能够赢得冠军联赛的参赛资格,更别说有机会问鼎德甲冠军。

当红牛集团在2009年将注意力转向莱比锡的时候,前东德的足球已经跌过到低谷,他们只在德国足球的低级别联赛尚有几个苦苦挣扎的俱乐部,每场比赛最多只能吸引几千名球迷到场。

红牛的全球足球主管奥利弗说:“你可以看到德国东部有一支职业足球队的发展空间。”尽管如此,成功还是来得比公司的预期要慢。因为禁止使用红牛标志,该俱乐部的第一个赛季没有任何队标,到场观战的支持者人数也很少。在一次升级后,它在第四级别联赛熬了足足三个赛季,才得以晋升到德丙。

那时,兰尼克已经被聘为俱乐部经理。此前,兰尼克在汉诺威96和霍芬海姆曾上演了两次成功带队进军德甲的成就。在红牛集团的支持下,他享受着几乎没有限制的预算。但是,他没有把钱花在已成名的老球员身上,而是集中精力培养年轻人才,其中大部分都是从德国东部较小的球队中挖来的。红牛的实力也意味着他的球探可以比同等规模俱乐部在更大的范围中搜罗优秀年轻球员。

当兰尼克去葡萄牙观看U19岁世界杯时,现在身披莱比锡9号球衣的波尔森还在丹麦乙级联赛踢球。他回忆道:“他们当时已经有了一个关于未来发展的宏大计划。兰尼克告诉我,球队下赛季会进入第三级联赛。如果我加入球队,就可以成为实现这个目标的一分子。他们会在下一年升入德乙,然后有一年的时间来适应这个级别的联赛水平,接下再去进军德甲。”

这种上升速度的假设令人吃惊,但是波尔森听得越多,就越觉得意义非凡。他谈到兰尼克时说:“看看他的履历,他不止做过一次这样的事情。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的尝试了。他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实现这样的目标。”当波尔森参观莱比锡的训练场之后,他确信这个俱乐部的计划不是镜中花水中月。“他们看起来完全不像德丙联赛的其他所有球队,各方面都早已为征战德甲做好了准备。”

兰尼克签约的年轻球员,像波尔森和维尔纳,中场球员萨比策和德姆,早早就已经加入队中,而且他们的身价也远比成名球员便宜。波尔森说:“如果你看看我们的阵容,就知道有很多都是在我们还在德乙甚至德丙联赛的时候加入的。大部分球员的转会费都非常非常便宜,有五六名球员的总成本加起来还要低于1000万欧元。”

现在莱比锡RB已经打进了冠军联赛的16强,即将在二月份迎战热刺。迄今为止,它在单个球员身上的花费,还没有人能打破2017年时坎普尔从勒沃库森加盟的2000万欧。“我们没有做人们所期望的事情——红牛来了,统治了德甲,花很多钱去买最好的球员,”CEO明茨拉夫说。“我们从来没有买过大牌球星,引入的基本都是年轻球员。在当时,德甲所有球队都可以轻易买下这些球员,甚至德乙大部分球队都能够负担得起这个费用。我们在球探方面做得很好,有着清晰的理念。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坚持这一理念。”

从桑拿浴室到医疗保健,大规模的财政投入为莱比锡提供了明显的优势。红牛旗下的其他俱乐部,如奥地利萨尔茨堡红牛和美国的纽约红牛,也包括南美的巴西红牛和非洲的加纳红牛,与城市足球集团麾下的曼城、纽约城以及从乌拉圭到印度的其他五家俱乐部类似,他们有的是专制的组织结构,使得决策比其他德国俱乐部更为便捷。

本赛季新上任的主帅纳格尔斯曼指出,“你可以说,‘我想在训练场上建造一面视频墙’,你不必去问20个人,而且不必举行有20个人参加的董事会议,去讨论这项举措的好坏和优劣”。对竞争对手来说,这个过程要复杂得多,因此,发展可能不会这么快。他表示“在这里你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提高。太棒了。”

CEO明茨拉夫很快指出,红牛足球俱乐部在世界上大多数地方的运作方式也是如此。他并没有掩盖莱比锡想要问鼎德甲并竞逐欧冠的决心,“这是球队必须要迈出的下一步,真正与意甲和英超进行竞争,”他说。“我们的联赛很好,但其他联赛同样也在进步。”

他表示,任何不愿意在国际赛场上面对竞争的俱乐部,都不应该试图约束那些愿意去进行投资并勇敢挑战的人。他说:“我们没有抱怨任何人,我们没有抱怨莱比锡没有拜仁慕尼黑那么多钱。但我们有更好的心态——让我们更加努力,让我们尽力实现,让我们做得更好。”

每天,多特蒙德的总经理克莱默都会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那里有一套漂亮的白色家具和一个完善的视频监视器。大黄蜂在他的任期内获利丰厚,6亿欧元的收入是莱比锡的两倍多,并在德国成为仅次于拜仁慕尼黑之外最引人注目的俱乐部。然而,克莱默认为他的角色没有那么商业化。“我们始终认为足球属于球迷,这是一种不同的方法。”

克莱默认为,德国社区和他们的人民之间的联系已经破裂。宗教已经从日常生活中消失,许多公共领域也是如此。足球是剩下的一切,公开的商业主义构成了致命的威胁。“2022年世界杯后,那些与卡塔尔投资者有密切联系的俱乐部会怎么样?”他问道。“这是保证稳定的方法吗?俱乐部必须年复一年地担惊受怕,害怕酋长、投资者或其所有者不会继续掏钱。”他提到莱斯特城,维猜在那里向俱乐部投资了数千万英镑,但却在2018年秋天因为一次不幸的直升机事故而丧生。“你必须祈祷他的家人会继续对运营俱乐部感兴趣。”

克莱默会外出观看世界各地的比赛,但他不可避免地感到失望。,他承认英格兰有很好的体育场,“但是即使在安菲尔德,气氛也和德国体育场不一样。”他最大的失望是在巴塞罗那的诺坎普,他形容那里“挤满了对足球不感兴趣,但只是对梅西感兴趣的人”。他认为,现在越来越多的俱乐部,只是作为投资工具存在于其所有者手中,或者服务于特定的政治或社会目的。“我永远不会为巴黎这样的俱乐部工作,”他说,暗指大巴黎是卡塔尔政府的全资子公司。

德甲没有哪个俱乐部比多特蒙德更蔑视RB莱比锡的成功。多特蒙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迷失了方向,它的煤炭和钢铁工业衰落了,它的酿酒厂也是如此,人口减少了,只有它的足球队继续茁壮成长。

如今,多特蒙德成为鲁尔河谷人民的灯塔。“这座灯塔,必须得到保护。我们可以拆掉威斯特球场著名死忠看台的一半站立看台,并改造成昂贵的坐席。这将增加俱乐部的利润,但对社会结构来说代价是什么?”他说,“这说明莱比锡的红牛竞技场不存在等同于多特蒙德黄墙的宝贵东西。莱比锡的铁杆粉丝站在哪里?是西看台?北看台?南看台还是东看台?没人知道。”

莱比锡现在几乎每一场比赛都成为了某种形式的德比,一场基于哲学而不是地理位置的德比。不过还是没有比对阵多特蒙德的比赛更苦涩的了,2017年2月,莱比锡首次造访“大黄蜂”主场的时候,多特蒙德的大批支持者曾试图阻挡客队的大巴,希望阻碍比赛顺利进行。为了避开他们,警察指引司机到另一条通往体育场远端的路线。他们要走一条很多人都未尝试过的路前往体育场。

当球迷们发现大巴避开了他们时,多特蒙德的支持者开始向他们能看到的任何穿着红色球衣的客队球迷投掷杂物。多特蒙德警方发表的官方声明称,“暴力事件无差别地针对每一个被认为的莱比锡支持者,无论是儿童、妇女还是家庭。”一共6人受伤,28名多特蒙德支持者被捕。

球场内虽然更安全,但气氛也同样炽热。当时在莱比锡效力的现利物浦中场纳比·凯塔就说:“比赛的气氛非常狂热,他们不认为莱比锡是一个真正的俱乐部。对我们来说,这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比赛——80,000人在一个座无虚席的体育场里,每个人都不支持我们。”最终那场比赛,多特蒙德以1比0获胜。

多特蒙德首席执行官沃特兹克很快谴责了这一事件,但俱乐部仍然认为莱比锡不应该以目前的形式存在的观点不后悔。“莱比锡的目的是利用足球作为载体出售红牛饮料,而莱比锡则是红牛的子公司。如果你问我为什么感觉不舒服,这就是原因。”

(微信公众号《陶说足球》——只谈足球,不谈风月,可花边可深度,每天一篇精彩足坛内容)

莱比锡是用了几年时间就冲上了德甲,十分了不起的成绩。背后是红牛集团花了大量金钱引援、选帅、建立一个优秀的后勤团队。然而德国人并不买账,没有一支德甲球队是企业冠名球队(在我朝的话。。)所以莱比锡被称为没有球队文化的球队(多特南看台等等)球队入会昂贵(几百欧,多特大概没100欧吧)其次红牛是国外的公司,遭到本国人反感实在太正常了。

微博&微信公众号:球知阁,虎扑足球优质内容创作者,正在考取欧足联教练证

德国球迷之所以讨厌莱比锡红牛,究其本源,因为在他们心中莱比锡红牛是挑战德国传统秩序的球队,德国职业足球坚守数十年的文化传统被莱比锡用近似于“钻空子”的手法给破了,所以对此便极度的憎恶。其实作为国外球迷,没有在德国足球大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我们并不适合去过多评价其背后的是与非,但莱比锡红牛到底是怎么“钻空子”挑战了德国传统足球文化呢?

科普过50+1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也就不多做额外的重复。我们只需要记住下面这句话:

你想混德国职业足球圈(德甲&德乙),除非你持续拥有一支俱乐部超过20年,否则你拥有的俱乐部运营表决权永远超不过50%,球迷俱乐部才是拥有话语权的一方。

当然,这中间有例外,之所以设定了20年的条件,便是因为在一开始勒沃库森和沃尔夫斯堡的球队性质就是隶属于拜耳制药公司和大众汽车制造厂的厂队,总不能因为踢联赛所以把人家的球队和亲妈给拆了,所以就定了一条规矩,如果从1991年1月前开始就已经经营球队并且持续超过20年,那么就可以越过50+1的限制。这一点,霍芬海姆的老板霍普就做了,然后,他就被狂喷了。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uyuandd.com/,RB莱比锡队

霍普走着规则上明确允许的路子拿到了表决权,其他队伍的球迷却依旧不买账。那么莱比锡红牛是怎么做的?说他们“钻空子”确实是没错的,他们也有球迷俱乐部这个组织形式,但设立了极高的门槛,俱乐部成员几乎全部是与红牛资方相关的人物,也就是说,50+1对莱比锡红牛仅仅是形式,根本就管不到,但他们又确实合法。所以一直坚守传统的德国球迷对此异常愤慨。

然而,这个做法究竟是对是错?可能就说不清了,现代足球不可能完全脱离金元来运作,而受到50+1制约的德甲普遍对土豪天生排斥,导致除了拜仁和多特这类长久以来非常强势的豪门外,其他队伍在欧战上的竞争力确实略显不足;但是本地球迷作为德国足球的基本盘,也不可能轻易割舍,所以这确实让大家都很头疼。

英语达到初中水平的只要看到RB这俩字肯定就会直接联想到Reb Bull,然而莱比锡足球俱乐部的全民其实是RasenBallsport Leipzig e.V. ,即莱比锡草地球类运动协会,RB俩字为德语草地球类的缩写,为什么要什么拐弯抹角呢?

因为德国足球队名队徽中不允许出现赞助商类的名字,Red Bull是万万不可直接用的,所以就耍了个小花样咯。然而在当地球迷眼中,这也是对多年规则的亵渎,甚至像是公然在给红牛集团打广告。。。

红牛入驻后的莱比锡RB队非常快速地一路跳级冲到了德甲,而且还一度对拜仁的领头羊地位发起了冲击,但这支俱乐部的历史实在不长,使得德国其他球迷都认为莱比锡身上有暴发户的味道,散发着铜臭味。

但事实究竟如何呢?诚然,一路从低级别联赛杀上来的莱比锡确实在建队初期砸了不少钱,不然也无法那么快窜到德甲,但要说砸了特别多的钱?或许莱比锡在这方面还不如这赛季刚迎来大老板的柏林赫塔那么壕。上图中的奥尔莫是冬窗从克罗地亚联赛加盟而来的奥尔莫,其3000万欧元左右的固定转会费+后续浮动,总额不超过4500万欧元就已经是队史最高转会费了。作为一支可以无视50+1规则的球队,如果真的是大撒支票的主,买进的人最贵仅仅会是这个价吗?

一直有球迷认为莱比锡红牛和萨尔茨堡红牛两家经常搞暗箱操作,但是这也属于扣帽子了,不然哈兰德难道不该先去莱比锡进修下?实际上吧,就现在来说,两家红牛之间的关系上也并不是就那么的和睦。。

红牛集团虽然财大气粗,但也不意味着他们会无底限地给予莱比锡支持。新冠疫情给德甲各队财政造成了巨大压力,莱比锡红牛也未能幸免。为了缓解压力,他们甚至已经开始向各方兜售乌帕梅卡诺,这名最有潜力的优秀后卫。

上述三条其实已经能够80%解释莱比锡红牛遭到德国球迷排斥的原因了,而如上所说,这其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莱比锡冲击了德国足球传统文化所致。传统文化这事儿,外人可能还真的很难说得清,所以德国足球和50+1,和莱比锡红牛之后究竟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和碰撞呢?

然后另外一个同事在多个场合表示,我是从小在西柏林长大的,言下之意就是说,我跟那东柏林的谁谁谁可不一样

好了,莱比锡是什么样的存在呢?虽然作为东德第二大城市,在柏林人眼中,莱比锡那就基本等于是乡下。

纵观德甲,除了莱比锡几乎全部是西德球队,好不容易升上来的东德兄弟柏林联合,那是比那些西德球队更讨厌莱比锡的。一支穷乡僻壤的球队居然背后有个有钱的爸爸,现在还要把这些传统强队摁在地上摩擦,你说德国其他地区的球迷能不讨厌吗?

不过,我倒是希望莱比锡今年夺冠,看看这些德国人气急败坏的样子,不然以德国人的死脑筋,永远也不愿意做出改变。

人们都不喜欢轻易地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同样的,人们也不喜欢别人轻易进入自己的舒适圈。这就是莱比锡所面对的问题。

我觉得讨厌莱比锡红牛的原因是两个,一个原因是浓浓的商业氛围。莱比锡背后是饮料巨头红牛,队名中的RB大家都觉得是RedBull,虽然俱乐部自己解释是RasenBallsport(草坪上的运动),因此很多球迷、俱乐部厌恶企业这么名目张胆地进入体育。以至于在红牛出去比赛的时候,别人都不愿意在计分牌上打他们的RB,觉得那是在为红牛做广告。而另一个原因是,借助金元迅速崛起的模式让很多人不爽了。试想一下,比起那些动不动百年历史的豪门,莱比锡2009年才建队,并且是从德国第五级联赛开始,用了10年时间就打进德甲,且成为领头羊,进入欧冠区,你能想象这速度么。

换作是你,你用了一百年的时间有着今天的地位,上来一个10岁的混小子,不怎么懂规矩就打得你满地找牙,你会很舒服吗?所以说什么商业化,无非是这种情绪的一种延伸,无非就是你小子不就是有俩钱么,有钱了不起么(有的时候有钱还真了不起)。大俱乐部哪个不接受商业赞助,球衣上哪个没有广告,胸前广告还要拍卖。到了人家这边,一个稳定的企业站在球队背后了,球衣广告也不用拍卖了,反倒因为商业化被唾弃了。不就是因为你有钱还成绩好招人烦了么?试想一下,如果同样有钱,莱比锡一直在降级区挣扎,还会大家都这么烦人家么。你让我教育孩子都没法教育,你本来想和孩子说,你别和人家比吃穿,有钱没用,要比学习。成绩好了,你以后……你话还没说完,发现隔壁的孩子吃穿都好,有钱学习也好了,你可咋整。

从切尔西开始,当金元足球第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喜欢切尔西的人都惊呼这才是完美的球队该有的样子。而更多的是诋毁的声音,最常见的是什么?大厦不是一天建成的;强队毕竟是有底蕴的,底蕴不是花钱就买得来的……后来呢?人们发现钱真的买来了冠军。后来呢?又出现了曼城,巴黎。现在人们已经不会在对阵这些强队的时候再扯什么强队底蕴的问题了,因为这些球队用了短短十几年的时间就让你习惯了认为他们也是强队。莱比锡不也是一样么?如果莱比锡靠着金元拿到了冠军,并且数年都在欧冠区,你还会这么讨厌人家么?这不就是德国的曼城吗。他要是能替德国拿到欧冠,那你德国球迷还这么烦人家么。

我记得切尔西刚刚崛起的时候,我挺喜欢,而我一个同学当时是米兰球迷,就经常在我耳边说强队底蕴的这种话。如今小二十年过去了,切尔西联赛、欧冠都拿到了并且算是英超豪门了,后面又来了“更没底蕴”的曼城……请问米兰今安在?

足球是人的运动,哪有什么莫名底蕴,只有人。能力是人的,经验是人的,要说底蕴也是人的,不属于一件球衣,一个队名。人走了,就没有了。人来了,该有就会有。

嫌弃人家就击败他,证明光有钱是没用的。打不过,就不要扯什么球场以外的东西。都说球场让政治走开,球场让商业走开……这种时候又要拿着这种大帽子压人。没劲

最近因为德国球迷在赛场辱骂霍芬海姆老板霍普,所以50+1的规则被提上了讨论。那为什么50+1的忠实拥趸们没有骂红牛?因为德国足球的50+1规则成功被红牛绕过了。该规则规定每个俱乐部一半以上的决策权必须归球迷会所有。导致了无论私人企业和老板怎么有钱,也不可能完全控制一个球队。俱乐部再怎么样大权总是由球迷群体来决定的。但这个事儿是有个前提的,就是各大球会因为都发展了100年了,球迷群体总是成百上千,所以公司和个人永远无法取得所有球迷的支持。

但红牛是个例外,红牛2009年才成立,成立之初就已经确定了自己一共只有17个球迷会会员,从此就不再吸收新会员,而这17个会员全都是红牛董事会成员……这你哪说理去,只有瞪眼干着急。所以红牛的50%+1的决策权属于红牛董事会成员组成的群体,其余决策权属于红牛董事会。虽然事实上控制了整支球队,但你却挑不出其瑕疵来。因为它是完美符合50+1的。

德国球迷讨厌他,我也讨厌他。我问过去大概四五个德国人,有在中国,有在德国的,既有鲁尔人,也有莱比锡所在的萨克森州人,无一不表示红牛不是一家“德国式的”足球俱乐部,相当于异端。

在他们眼里俱乐部应当是球迷和市民用以联系的纽带,是无产阶级体育爱好者的联合体,而不是某些财阀和投机家借以牟利的工具。我也认同这个观点。在红牛出现之前,绝大多数德国的体育俱乐部,除去少数厂队比如药厂狼堡和霍普控制的霍村,都是不是由某个特定的财团和资本家控制的。有赖于50+1的规则,没有哪个资本家可以明目张胆地把一个俱乐部变成自己下蛋的鹅。对于球迷和市民来说,这样的俱乐部等于是一个城市的符号,等于是平民的联合体,发挥着就像是工人运动时期的工会、工人社团、各种民间团体这样的作用。市民需要一个能够给自己带来完全归属感的东西,而体育俱乐部就扮演了这个角色。

其他的俱乐部,比如多特蒙德,高层当中有律师有职业经理人有前运动员有商人,但这些人也大不同于红牛马特西茨这样的资本家。一些很有影响力的球迷组织也有影响高层的能力,俱乐部会员数量以万计,所以高层必须考虑、照顾到球迷的感受。球迷想要站着,那就站着。球迷都想来看球,那就票价不上涨。想打横幅就打,想做tifo就做。就是这样,威斯特法伦球场才能营造出号称欧洲第一的魔鬼主场,才能保留南看台的全部站席,才能维持住极低的票价,而不是像在英格兰票价贵上天,本地球迷很多买不起球票。

那红牛呢,他有几个会员?他的会员里有几个不是红牛的高层?他有几个球迷不是他冲上德甲以后望风而来的?都是东德球队,柏林联合冲上德甲以后球迷们捧着过世亲友的照片来看揭幕战,红牛有这种深厚的根基吗?他就是个厂队,是红牛集团用来牟利的一只下蛋鹅,没有和莱比锡市民深厚的联系,那个来自莱比锡郊区的德国人告诉我他宁可支持德累斯顿迪纳摩这种德比球队也不愿意支持红牛。

论球迷支持,无论是英超还是意甲都不能与德国相提并论,英超球迷遍布全球,但却不可能看到像在鲁尔区或者柏林或者拜仁那样高度有组织,高度有参与度,高度有归属感的球迷。意大利甚至连球场都坐要空一大片,谈何支持?

像纽伦堡、汉诺威、杜塞尔多夫这些球队的球迷,他们谁不清楚自己的主队不可能买来球星,不可能打进欧冠,甚至不可能一直留在德甲?但是即使汉诺威降级降到德四去,汉诺威人一样会坚定不移地去看汉诺威的比赛,带上他们的旗帜和条幅,在看台上唱歌喝啤酒。在早就淹没在德四的亚琛,一场普通的比赛一样能吸引上千人甚至几千人前去观赛,这个规模除了在英国和西班牙,放在别的国家根本就难以想象。

不是所有的球队都以拿冠军为目标,也不是所有的球迷都是冲着胜利和荣誉才去热爱的。对于那些把球队当成自己强烈的归属感来源,当做城市的符号,当做平民的连结体的球迷来说,为什么不能讨厌红牛呢?

自己的主队常年小本经营,来了个财大气粗成绩还不错的新球队,自然看不顺眼。

特别是这个球队周中欧冠客场赢了穆里尼奥率领的热刺,周末回来客场胖揍了某德甲“传统球队”。

很多人津津乐道的“50+1”是什么呢?意思就是外来资本就算出了1万亿,也只能拿到49%的股份,俱乐部的决定权仍然在本土势力手中。

换句话说就是:外来资本安心当金库就行了,决策什么的不用想了。这就是所谓的德国“球迷文化”。

而莱比锡红牛就是通过骚操作绕过了这条政策,彻底掌控了俱乐部,这让既得利益者们如何安心?这次是莱比锡红牛原来的球迷领袖们的饭碗被砸了,后面呢?所以德国的球队们一拥而上,像极了当年围剿红色……

私货:莱比锡红牛以及他背后的红牛体育帝国的成功证明了:运动场上高投入高产出同样是能够良性循环的。马拉加和安郅那种过把瘾就死只是因为执行人的能力不行,而不是这种思路是错误的。我不知道这种“重开源”的做法是不是会让体育更精彩(或者更无趣),但是我个人还是赞同对于体育产业新的发展方向的探索,而不是设置条条框框后固步自封(没错,在我看来50+1就是阶级固化)。(29号补充:你看看拜仁和霍村的比赛,你说巧不巧?不用我用道理打50+1的脸,50+1的既得利益者们自己打脸)

50+1到底是不是保证德甲健康发展的良药,还是造成德甲成了菜鸡互啄的元凶,看看德甲和西甲/英超的欧战表现(UEFA 5-year Club Ranking 2020)不就知道了?

就是德国的球迷认为莱比锡红牛队会伤害到自身未来的看球体验。从而潜意识的排斥。

(我举一个自己的例子来代入这个问题,我对10几年前的网游巨头的感觉。以前我认为中国网络游戏有代表性的公司有三家,盛大,网易和腾讯。但我个人从以前开始就非常讨厌腾讯了。因为没钱玩游戏。

但为什么我不讨厌盛大和网易?先说盛大。盛大坑钱其实是非常的明目张胆和疯狂,但问题我没有钱。换言之盛大的游戏的坑钱目标一直都不是我,游戏也不是向我这种玩家针对的,我一点也不会去碰自然不会讨厌。而网易给人的感觉是有一点门框,稍微硬核,感觉在游戏方面是想向国际的游戏巨头暴雪任天堂为示范来发展的。盛大就和国外的联赛一样,你英超中超砸钱就咋钱,商业就商业,门票贵就贵。跟德国球迷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们也自然不在意。但莱比锡就在他们的身边,他们肯定会担忧的。

而腾讯的游戏不只是盯着氪金大佬,还盯着我这种只有一点零花钱但玩游戏的人,腾讯的游戏模式是无门槛,但实际是先给你个完整的游戏体验,等到你入坑就开始把应该有的流程打散坑钱来杀猪了。问题是这种模式火了,所以我很讨厌。但其实追究深一点是我害怕。我害怕这种模式火了,因为这种模式本质是偷偷的拉高了游戏价格,这侵犯了我这种平民消费能力玩家的游戏利益。而这种模式火了之后很有可能会引起各大公司效仿,那要是大家都像腾讯一样,那以后还有我消费能力之内的好游戏玩吗?(还有一点是这种模式本质上是不把我这种没钱的人当成人,不仅没有好游戏反而连最基本的体验都没有)

把我这种想法带入到德国的球迷身上我觉得可能也是球迷讨厌莱比锡队的原因之一。

因为很明显的莱比锡红牛队的商业模式取得了成功,这种成功肯定会刺激到德甲的其他球队。这就让球迷本能的担心,要是其他球队也都这样商业化了很可能会提升消费会减少看球体验,那以我的工资我以后还能像现在这样完整的体验到球赛和开心的看球吗?

要是比传统,比球迷热情,英国人比德国人差了?为什么英超能出现,因为惨案过后撒切尔夫人因为政治原因搞英甲,禁赛让英国俱乐部欧战菜如狗,足总根本保护不了英国俱乐部,所以顶级俱乐部直接甩开足总成立英超。 等德甲真的失去竞争力,在欧战被羞辱德国人就想明白了。 不过不太可能,因为拜仁背后有阿迪安联在,只要一有颓势能投入资金救回来。

阿布刚来切尔西的时候,整个英超都在嘲笑切尔西是石油寡头的玩具卢布的奴隶,人家切尔西球迷怎么说的“老子就是有钱”。

为什么那么多俱乐部反对红牛,太简单了。因为现在德国俱乐部相当于国企,总经理说了算的,本质属于全体会员但是太过分散,根本就对总经理做不了什么。要是你是总经理你愿意维持50加1还是玩废除?

至于泡沫这种东西,足坛的泡沫也爆过,但是只要球迷在,对于富豪足球就是一笔好生意,永远不要担心没人入场。

老生常谈50+1前面有兄弟说的很多了,除了少数比如狼堡 药厂这一类的“厂队”(大众 和拜耳在当地都多少年)。其他球队很多都是会员制球队,球迷会员说了算。无论是资金还是底蕴。都是靠自身和球迷的支持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

现在你莱比锡说白了就是借壳上市买了个球队,绕过了50+1成了另类的“厂队”。背靠红牛大金主,不愁没钱花,甚至部分球员来自其他的红牛球队,内部轮转。这完全破坏了德甲的玩法。

无底蕴,无视规则的“外来户”靠着走规则漏洞一跃成了可以和多特拜仁等强队争冠的人物。你让其他球迷怎么喜欢你。就连德甲恐龙汉堡都降级,曾经和德甲强队掰手腕的不莱梅成了能踢欧战都成了奢望的球队。其他球队的底蕴和骄傲在你红牛的玩法下不堪一击。你让人家怎么喜欢你。

随着最近德甲联赛霍芬海姆和拜仁慕尼黑的比赛中发生的“辱骂霍普”事件,50+1政策又一次被推上了风口浪尖,那就从该政策说起,再讲几个球队的故事。

最早的50+1政策,对大众和拜耳两支厂队进行了豁免,然后规定需要从1999年7月1日以后连续经营20年以上的实体才能不受该政策限制。后来由于汉诺威老板金德想要提前控制球队,经过他个人不懈努力甚至不惜用法律诉讼的方式解决问题,德国足球联赛联盟作出妥协,去掉了“1999年7月1日以后”这个限制项。但就在金德即将达到控制球队的条件时,他本人却遭到了本队球迷的强烈抵制甚至遭到死亡威胁,于是他放弃了对球队的控制。目前看来金德已经佛系,汉诺威也从一个老牌德甲球队转而开始在德乙沉沦,本赛季回归德甲已基本无望。

金德的努力却给霍芬海姆的投资人霍普打通了道路,连续投资球队20年以上且目前持股比例高达96%的霍普自然而然的成为了霍芬海姆的话事人,后来类似于开篇所述那场比赛中的故事就开始不断上演并最后形成高潮。

其实目前50+1政策还是很有民意基础的,在2018年的针对50+1政策的一次投票中,德国足球联赛联盟所属的德甲和德乙36支球队中只有拜仁慕尼黑、莱比锡红牛、海登海姆和菲尔特四支球队同意废除该政策,而巧合的是汉诺威和霍芬海姆都选择了弃权。然而50+1政策大概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要么就从某一个时间起彻底封死,要么就彻底放开,因为有越来越多的球队要走莱比锡红牛的路子了。

其中的一支球队叫做乌丁根,早年在中央台看过德甲联赛的球迷可能对这支球队的名字还有点印象,这家位于北威州Krefeld的球队那时还在踢德甲,当时他们球队的全名叫作FC Bayer 05 Uerdingen,没错,这家俱乐部曾经也是拜耳的厂队。二战后的1953年,拜耳药业乌丁根地区的工厂组织合并了原有的俱乐部,这家俱乐部也成为了拜耳在乌丁根的厂队,拜耳集团的输血使球队一度在上世纪80年代走上巅峰之路,那几年他们获得过德甲季军、德国杯冠军、欧洲优胜者杯四强的荣誉。然而拜耳在1995年撤资后,乌丁根就开始了光速坠落,1996年他们从德甲降级,自此踏上降级之路,甚至一度在2008年来到过第六级别联赛。2016年,乌丁根迎来转机,彼时还在第5级联赛挣扎的他们迎来了一位叫做Michail Ponomarew的俄罗斯投资商,这名商人独资的一家娱乐公司取得了球队97.5%的股权,自此他们迅速起飞连升两级来到德丙,并招徕了格罗斯克罗伊茨这样的前国脚。本赛季是他们在德丙的第二个赛季,目前看来他们暂时还不会来到德乙,摆在他们面前的难题是他们的主场不符合职业联赛规格,需要进行大规模翻新改造,因此他们在德丙的两个赛季先后使用了临近城市杜伊斯堡和杜塞尔多夫的主场,并且至少还会继续流浪一个赛季。至于一个新球场,我想除非球队重现上世纪的辉煌,否则球队老板难以说服市议会大兴土木。

还有一支球队叫做Türkgücü München,这家俱乐部脱胎于慕尼黑的土耳其裔社区,同时也具有土耳其资本背景。他们的过去微不足道,甚至我都不能找到他们的标准中文译名。2017-2018赛季时,他们还在第6级联赛挣扎,但也许未来的某一天回头看,这会是他们发迹的开始。那个赛季他们取得了巴伐利亚南北联赛的资格(第5级别),上赛季他们又取得了德国巴伐利亚地区联赛的资格(第4级别),由于本赛季地区联赛调整了升级规则,巴伐利亚地区联赛第一名具备了直接升级的资格,他们可能不用像莱比锡红牛一样在地区联赛蛰伏三年了。目前在联赛还剩12轮的情况下他们排在榜首,领先第二名8分之多。

他们的手法和莱比锡红牛大同小异,这家俱乐部99%的股权掌握在一家财富管理咨询公司,而一位叫做Hasan Kivran的投资人是这家公司的唯一股东。在竞技上,这支球队有20多名球员都是本赛季才加盟的,他们普遍是德乙或德丙的过气球员,主教练则是当年和邵佳一在慕尼黑1860共事的毛勒。Hasan Kivran的蓝图是把俱乐部打造成慕尼黑的第二球队,然而他们的难题也是没有球场,他们目前所使用的绿森林竞技场同时也是慕尼黑1860和拜仁二队的主场。一旦升级的话,三支德丙球队共用一个主场显然不太可能。Hasan Kivran甚至也想像乌丁根一样把主场设在北威州的杜塞尔多夫,因为那里有德国最大的土耳其裔社区,“那里有更多的观众,更多的德比,我们在慕尼黑总是令别人感到不安。”然而现实是,Krefeld距杜塞尔多夫不过18公里,而慕尼黑距杜塞尔多夫则有612公里。这一想法已被德国足协官员所否定,他们认为除非有一个特例得到通过否则这将是不可能的事情,同时巴伐利亚州足协主席对此也持否定态度,他表示既然球队在巴伐利亚注册,那就必须得在巴伐利亚打比赛。这件事情目前还没有一个可靠的解决方案。

如此看来莱比锡红牛似乎是幸运的,莱比锡是2006年德国世界杯主办城市之一,他们在主场问题上没遇到任何麻烦。其实50+1政策已经越来越上升为外来投资者和本土保守派的矛盾,随着欧洲各国保守主义势力不断抬头,这种矛盾已愈演愈烈,大概德国本土球迷也需要一个像特朗普一样的总理来解决足球问题。

先说结论:莱比锡红牛的发家史和曼苏尔的曼城以及阿布的切尔西没什么本质区别,这从本质上是违背了德国足球联赛的游戏规则。

曾经有一支德国联赛球队迎来过中东土豪,那就是很多德甲球迷都熟悉的老牌球队慕尼黑1860。2010-2011赛季结束后他们位列德乙第9,当赛季结束后的夏天,一位叫作伊斯梅尔的约旦富豪收购了慕尼黑1860俱乐部60%的股份,然而受制于“50+1”影响,他只能拥有49%的投票权,剩余的投票权集中在俱乐部管理层。伊斯梅尔投资以后,德国人认为约旦人光出钱就可以了,不要直接参与球队的日常事务,而伊斯梅尔当然不甘于此,在球队的经理或者主教练人选的任免上,与管理层纷争不断,可谓好戏连连。球队受此影响,成绩自然是每况愈下,终于在2016-2017赛季结束后从德乙降级。更加麻烦的是因为资金原因,他们无法拿到德丙的参赛资格,只能从地区联赛打起,伊斯梅尔不肯出钱了。截至目前,慕尼黑1860位居德丙联赛第7位。

说完了慕尼黑1860的故事,再谈谈主角莱比锡红牛。与慕尼黑1860相比,莱比锡红牛显然棋高一招。首先,他们收购了一支没什么人在意的第五级联赛球队SSV Markranstädt,这支前东德球队历史上经过了多次更名,最近的一次是两德合并后的1990年,显然像慕尼黑1860那样的老牌球队太过于招摇。之后他们通过50+1政策的漏洞控制了球队,并在2009-2010当赛季就打上了地区联赛。之后他们在地区联赛遇到些麻烦,毕竟地区联赛的分区只有半个升级名额,从地区联赛到德丙他们用了三年。在德丙当年就上到德乙,之后又用了两年时间打上德甲,再之后的故事大家就很熟悉了。

在这个过程中,莱比锡红牛还不至于做出“买郑智踢中甲”的类似事情,或者他们搜罗一些低级别联赛的好手或高级别联赛的失意者为红牛事业助力,毕竟他们开出的转会费也许在无意间刷新了那些小球队的转会费纪录。或者他们低价吸收一些青年才俊,让他们在低级别联赛练级。待到完成升级任务后,再将球队进行洗牌重组。在这之中,他们还经常与萨尔茨堡红牛、纽约红牛进行关联交易。以上种种,算是莱比锡红牛的原始积累。

勒沃库森、沃尔夫斯堡与莱比锡红牛的发家存在根本性的不同,这两支球队早年分别就是拜耳制药和大众汽车的厂队,他们的队员就是公司的工人,而他们也都经历了长期在低级别联赛的厮混,在某一时期兴盛后,他们的母公司才开始加大对球队的投入。

1.这支球队成立过程。莱比锡的前身(前身这个词可能不太准确,原因我下面会说)是一支地区联赛球队马克兰斯塔特,2009年,在莱比锡当地政府的扶持下被红牛集团收购。然后,红牛集团迅速改队名改队徽改队服颜色,不承认继承马克兰斯塔特。很多小球队球迷的蛋糕被动了,也害怕自己主队某天就这么突然没了,自然要跟rb莱比锡过不去。

2.50+1。一个德甲球迷都很熟悉的词,大意是无论你控股多少,表决权最多占49%,大头还是在球迷手里。换言之,你无论投资多少,都还得看球迷脸色行事,直到连续投资20年后,如勒沃库森、沃尔夫斯堡和霍芬海姆(说句题外线限制的霍普,都经常被各路球迷问候族谱,德国人的态度可想而知)。无疑,这是个落后的制度,但是德国人不这么认为。比起一家战绩优秀的俱乐部,他们更喜欢一家由他们控制的俱乐部。再说句题外线的手段:他们拒绝承认马克兰斯塔特的注册球迷,而对于莱比锡的球迷协会,注册条件十分严苛,就差把是红牛集团高层写上了。

3.球队名。古板的德国人为了减少俱乐部赞助收入(大雾)禁止球队出售冠名权。所以这家俱乐部的全名真的不叫莱比锡红牛,而是莱比锡草地球俱乐部,德语缩写rb莱比锡,和红牛在英语、德语中缩写一毛一样

4.红牛集团本身就被骂得不轻。ARBO(against rb out)而不是ARBLO(against rb Liepzig out)很好的表明了这一点。萨尔茨堡红牛、列夫林、加纳红牛、巴西红牛等球队都没少挨骂。唯一的例外,就是纽约红牛——听名字你也知道,这只球队位于一个把橄榄球叫足球的国家。然后,自然有些人把对其他红牛系球队的不满推而广之到包括rb莱比锡在内的所有红牛系球队(甚至不只是球队,我见过一个入戏很深的精德精奥专门为了骂红牛和小红牛车队去看f1,还不懂装懂说什么不公平,一边的法拉利和阿尔法罗密欧都气了)

5.人红是非多。同样是违背德语区球队50+1原则的一只奥地利地区联赛球队,平谷萨福登(好像是叫这个名,记不太清了),美国人控股,优先考虑美国的球迷而非奥地利本地球迷,为什么就没这么多事呢?(说句题外话,这篇文章在某绿色足球app上有,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原因很简单,莱比锡这几年打的好,动了老牌豪门们的蛋糕。可以说,德语区之外的球迷讨厌rb莱比锡,十有八九是出于这种酸葡萄心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